我要投稿

我是怎样被骗进了一家根本不存在的游戏公司

下周就发工资。

作者等等2019年08月08日 11时53分

Brooke Holden几乎已经放弃进入游戏行业。

她在大学学过游戏研发,但很快就发现自己不喜欢写代码。她还听说游戏行业的工作环境糟糕,每周经常会工作60~80个小时。然而在做了一年办公室经理后,26岁的Holden仍然梦想加入游戏公司,所以决定试一试应聘团队管理职位。

“我是一位团队经理,缺乏专业经验但充满激情,正在寻找一个可以支持和管理的业余爱好项目。”她在某个游戏开发者的Reddit子论坛发帖写道。Holden只是随便试试,没想到却吸引了几条回复,其中一个经常在开发者招聘版块发帖人的回复让她很感兴趣。

“Kova”告诉Holden,他的游戏开发团队已经从最初的3人扩大到了48名成员,需要一位经理来管理。Holden十分兴奋,就在今年6月22号与Drakore Studios签订合同,接受了时薪13美元的初级制作经理职位。

不过唯一的问题是,Drakore Studios其实根本就不存在。

《Zeal》概念设计图

Kova的真名叫Rana Mahal。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,他至少说服了25人加入了一家没有注册的游戏工作室,开发一款并不拥有版权的电子游戏,却没有得到任何酬劳。在这些人当中,6名受访者向Kotaku讲述了他们的故事。

几位受访者认为他们被骗、被剥削和被利用了。根据他们的说法,老板总是承诺很快会发薪水,投资方会为公司投入大量资金;他有几个朋友在大型游戏公司担任高管,一直为他提供建议。但实情完全不同:随着真相曝光,Drakore很快就解散了。

“人们本不应该和我一起开发游戏。”Mahal说,“我们并不是恶意欺骗,请你们写一篇文章警示其他开发者,让他们知道游戏行业的水有多深。我的确犯了一些错误。”

 

 

“这是我在游戏行业的第一份‘工作’,我也不知道标准的流程该是什么样子。”Holden说。

在与Mahol的沟通中,Holden了解到她要帮助团队开发一款名为《Zeal》的游戏。Mahol至少在这件事上没有说谎:《Zeal》是Lycanic Studios团队所开发的游戏,于2018年9月登陆Steam抢先体验。

Lycanic只有两名开发者,Mert Dinçer和Tim Popov。他俩花了两年时间打磨《Zeal》,精心设计竞技和定制化元素,希望能复制《魔兽世界》等大型MMORPG中玩家对战带来的快感,遗憾的是游戏并没有一飞冲天。后来也尝试在Kickstarter筹资,但由于结果离目标相差很远,所以也没什么结果。

《Zeal》Demo

尽管如此,《Zeal》仍然有一些亮点:它在Steam商店吸引了近300条评价,总体为“多数好评”。几位Twitch大主播也玩过,其中包括拥有250万粉丝的Chance “Sodapoppin” Morris。

“我们没有营销方面的预算。”Dinçer说,“只是觉得游戏的想法很好,发行商、投资商会感兴趣,但没有人脉资源。”

Mahal是一个Discord网游群组的活跃成员,从一个玩家那里听说了《Zeal》。根据Dinçer的说法,Mahal立即提议合作。“他想购买我们的公司并解散它,我们觉得还不错。”

据Holden透露,Mahal称他的家人为工作室投资了2。5万美元,未来还有其他人投入更多资金。Holden致力于组建和管理团队,而团队最终拥有大约25名成员,其中包括2D艺术家、3D艺术家、设计师、营销人员甚至实习生。Holden继续兼职担任办公室经理,同时每周还会抽出大约60个小时管理团队。

在Drakore工作室,克罗地亚开发者PD是为《Zeal》设计路线图的技术主管;Brandon Murphy来自弗吉尼亚州,他是4个孩子的父亲,此前曾在PlayStation担任区域销售代表7年。Júlia Caroline Santana是概念艺术家,《Zeal》的两位初创开发者Dinçer和Popov也留在了团队。

除了《Zeal》之外,Drakore工作室还在开发一款名为《AetherBound》的网游,但Holden称他们“只设计了一些概念艺术”。《Zeal》的发行有助于工作室得到更多人认可。Mahal告诉Holden,他在亚马逊游戏工作室待过,担任初级艺术总监。那段时间他还曾作为外包人员协助BioWare开发《龙腾世纪:审判》,接受过“龙腾世纪”系列高级创意总监Mike Laidlaw的指导。Mahal还说,Laidlaw仍然在指导他开发Drakore工作室的项目。

“我完全不记得那个名字,所以很难想象会以任何身份指导他们。”Laidlaw说。Kotaku向亚马逊游戏工作室发送电子邮件,询问Mahal是否在那里工作过,但没有收到回复。

经过一番调查,Dinçer和Popov都认为应当对Mahal持保留意见,因为没有任何文件证实他的身份。但他们还是决定试试。“只要这家伙有机会接触一些营销人员,我们就觉得值得试试。”Dinçer说,“我们的游戏已经陷入困境了。”

 

 

Lycanic与Drakore签了一份合同,声明将《Zeal》的权利以7000美元价格转让给Mahal的公司,并且Dinçer和Popov会继续担任游戏的主开发者。没过多久,Drakore为《Zeal》组建了一支完整的开发团队,Holden和Murphy撰写了一份由21张橙色和粉色幻灯片组成的项目提案,并发给了32家游戏开发商。Devolver和Team17等几家都有了回复。

Mahal自称在多家大型发行商都有朋友,他在评价《Zeal》时经常引用朋友们的看法。例如Mahal说他在Riot Games的哥们儿觉得《Zeal》对装饰道具的设计完全错了;他在另一家大发行商的朋友考虑为工作室注资,但对方希望在游戏中加入一套职业系统,而非角色系统。

Dinçer开始怀疑Mahal也许根本没有那么多朋友,他只是借“朋友”的口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Mahal告诉团队成员的另外一些事情也让他们觉得可疑,例如他说过,Epic Game可能会出资200万美元开发《AetherBound》(一位Epic Games代表通过电子邮件告诉Kotaku,这种说法“完全失实”)。

另外Mahal开始询问团队成员能否设计一款自走棋风格的游戏,并在几个月内发布。他甚至说可能会让所有员工到加拿大工作,由于那里有免费医疗系统,这个提议对部分成员来说很有吸引力。

与此同时,Drakore工作室的员工要求Mahal展示公司资料。Drakore为什么没有在加拿大注册?更重要的是,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领到第一份薪水?

《AetherBound》的概念设计图

在那一个半月里,与Kotaku对话的几位受访者都没有拿到工资,他们也不知道有哪位同事得到过酬劳。大部分受访者都说,他们本以为至少能领取几笔薪水。

“他说得到了一笔2。5万美元的投资,能坚持到8月底。”Holden回忆道,“但后来又说,那2。5万美元已经用光了。”发不出工资,除非他能找到更多资金。根据几位受访者的说法,从6月到7月中旬,他们平均每周为Drakore工作20~60个小时。

Brandon Murphy在6月底被PlayStation裁员,他还有4个孩子,告知他会在7月11日领工资。Murphy称为了加入Drakore,他拒绝了6个offer。“我和妻子聊了聊。我说‘看,只要等一个月就行。我们有足够多的银行存款,我可以在家里待一个月,将全部精力投入《Zeal》。一个月后就有钱到账了。’”但在7月11日那天,他没有得到任何收入。

Mahal告诉Kotaku,他确实得到过一笔2.5万美元的投资,但没有拿出过任何证据。

“你可以假设我把那2.5万美元都用来买药了,没有给任何人付工资。”他说,“我跟与我沟通过的每个人都明确说过,我们确实有可能无法获得资金。”当被问到为什么告诉团队成员将会在7月11日领到工资时,Mahal说:“当时我正在跟一位投资者聊,觉得可能会取得进展。”

为了提升投资者对《Zeal》的兴趣,Mahal与加拿大工作室Skymarch Entertainment的老板Jonathan McKay取得了联系。“他想要我帮他筹集资金。”McKay说,“他说他曾经是一位艺术总监,在游戏行业待过几年。每个人都喜欢抛出一些大牌公司的名字,给自己的履历镀金,但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。”

McKay称他曾帮助一些有抱负的工作室主管筹集资金,建立人脉关系,“让他们的梦想变成现实”。虽然《Zeal》看上去很酷,但他希望打听Drakore工作室的底细,要求与部分员工聊一聊。Mahal就向他介绍了Holden。

但Holden也越来越怀疑她的老板。一方面她还没有拿到任何报酬,另一方面她和同事都觉得Mahal讲述的故事完全不可信。在与McKay的对话中,Holden描述了工作室的一些现状,她发现McKay的语气很快就变得“十分严肃”。

“恐怕我很难为你们找到投资。”McKay告诉Holden。

“为什么?”Holden说。

“首先这家公司根本不是真的。”

 

 

“这真的是件蠢事。”Mahal说,“我只是想,‘好吧,事情会变得好起来的。’连一颗蛋都还没孵出来,我们就在那里数鸡了。”

作为与Lycanic签订协议的法律实体,Drakore Studios, Ltd.从未在加拿大或任何国家注册。Mahal对此的解释是,他有个亲戚在加拿大担任会计师,帮助他处理必要的文书工作,但在提交公司文件后,那个亲戚到印度休假,回国后才发现文件没通过。

通过与McKay的电话通话,Holden不但发现Drakore并非一家注册公司,还发现Mahal并不拥有《Zeal》的所有权。按照双方协议规定,《Zeal》被出售给了“名称为Drakore Studios Ltd,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法律下组织和存在的活跃法律实体”;Mahal将会购买Dinçer和Popov所持有的Lycanic股份,不过三人都说没有进行任何金钱交易。

“他从这些人身上薅羊毛,他欺骗了所有人。”McKay说

Holden开始与同事们交谈,Dinçer和Popov向她证实Drakore并没有获得《Zeal》的IP,这令她感到震惊。

这支团队花了一段时间搜集证据,并制订了一份行动计划。7月23日,这群业余游戏开发者禁止Mahal使用Google Drive、社交媒体账号和电子邮件域名;Murphy曾在求职过程中与Mahal分享个人信息,在他的社会安全号码上标注了欺诈警报。

当做完这些事情后,Holden在Drakore工作室的Slack聊天群组公开了这个消息。

“就在前不久,一些我们从未意识到的事实浮出水面。”她写道,“首先据我们所知,Drakore工作室从未存在过。我们当中的几个人连续几个月询问公司的商业号码,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另外Drakore并非真正拥有《Zeal》,它的IP仍然属于Mert和Tim。我个人也被误导了,也许向大家传递了错误的信息,我道歉。”

“这两个事实意味着我们根本不可能获得投资,因为没有任何一家发行商或投资商会为一家既没有注册,也不拥有游戏IP的公司投资。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被骗了。”

Holden还写道,Dinçer和Popov决定带着《Zeal》离开Drakore。“这不是他们的错,他们也被欺骗了。没人会分得一分钱,这间工作室只有承诺,没有钱。”

在与Kotaku的对话中,Mahal声称他确实打算接管Lycanic Studios。Mahal认为根据合同里的规定,他曾“临时”拥有《Zeal》的IP。他坚持说Drakore不是一个“骗局”。

“有趣的是某些人说‘你制造了一个骗局’。我的想法是,好吧这骗局真伟大,我每周工作80~100个小时,没有任何收入。真是史上最佳骗局。”Mahal称他仍然打算为员工们支付酬劳,但目前他不能从家族的建筑公司那里定期收到工资。根据他的说法,当初与Lycanic签合同绝对是“为了帮助他们”。

Mahal曾在与团队成员的交流中提到他在游戏行业的背景,声称他在投资界和很多大型游戏公司都有朋友,但他在采访中没有出示任何证据。“我确实有那些联系人,但我不会说出任何人的名字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可以说我撒了谎。”

 

 

Lycanic仍然希望将《Zeal》打造成一款更好的游戏。“无论如何我们没有损失,更像是一次胜利。我们认识了很多愿意与我们合作,并且在游戏开始盈利之前也不向我们索要酬劳的人。”Dinçer说。

另一位前Drakore员工、游戏开发者PD表示,这段经历并不会让他厌恶制作游戏。“做游戏仍然是最让我感到兴奋的事情,我几乎不会把它当成工作。”

Holden没有放弃梦想,她留在Lycanic团队,同时继续兼职担任办公室经理。Murphy又找了另一份无薪工作,担任电竞战队Slate Gaming的总裁。

“没有任何报酬。”Murphy说,“但区别是我们都知道这个情况。”

 

 

本文编译自:

原文标题:《How Over 25 People Got Scammed Into Working at a Non-Existent Game Company》

原作者:Cecilia D'Anastasio

* 本文系作者投稿,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。

0

作者 等等

xiaomeigui1@tzcxd.com

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,吃货辣妈说。

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
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

绑定手机号

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。

按热门按时间

共有0条评论

关闭窗口
PK10牛牛 山东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荣鼎娱乐 极速11选5 荣鼎娱乐 九度彩票 三分时时彩 澳洲幸运8 博悦彩票开户 上海时时乐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