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

周末玩什么:可以把同事亲友打到自闭的《纽扣兄弟》

据说,我们一位好同事在游戏里的某个地方死了2000次……

编辑甄能达2019年08月10日 15时55分

“周末玩什么”是来自触乐编辑们的每周游戏推荐。每周末,我们都会各自推荐一款当周的新游戏(偶尔也会有老游戏),它们可能是PC或主机游戏,也可能是手机游戏,来供大家参考、选择;也可能是集体品评一款热门或有特色的游戏,给读者朋友们提供一款游戏的多个视角。

当你在周末赖床,没决定接下来玩点什么好的时候,不如来看看我们的选择里面是否有你感兴趣的,也欢迎读者和开发者朋友们向我们。

今天,触乐编辑部共同体验的《纽扣兄弟》是一款国产的平台跳跃解谜游戏,我们以前为它写过报导。在这款游戏里,玩家需要利用有限的机制,帮助同伴通过不同颜色的激光障碍。游戏支持单人、双人以及多人同乐,目前已推出主机、PC和移动平台多个版本。

窦宇萌:这是一款适合情侣培养感情、朋友欢乐聚会的休闲游戏

我被《纽扣兄弟》的多人模式深深吸引了。

它有“合作”和“对战”两种多人模式。在合作模式中,两枚可爱的小纽扣分属红、蓝双色,它们只能通过和自身颜色一致的射线机关,但通过关卡则需要两枚纽扣都站在出口处才行,这就要求两位玩家分工合作、各尽其能。

在重重机关面前,玩家一会儿需要保护同伴,不多久又要被同伴保护。两个小纽扣轮流为对方开辟道路,小纽扣有时候得让同伴把自己扔过陷阱,有时候要站在同伴的头顶上,还有的时候需要同伴跳上前去,用身体挡住射线才行。总之,两枚纽扣得配合无间、全力合作。

小纽扣得用身体挡住激光才能让同伴通过

玩家们须得时刻交流才能顺利过关。他们要商量通过机关的时机、跳跃顺序的先后等一系列事宜。因此,它或许十分适合情侣游玩,在朋友聚会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《纽扣兄弟》不仅有设计精妙的合作关卡,也支持2~4人对战模式。对战有两种玩法,在“占点模式”中,地图上会刷出得分点,小纽扣站在得分点上便能获取分数,站立时间越长获取分数就越高效。每一次对战分为3局,3次比拼后,分数加总最高的人将会取得最终胜利。“生存模式”则更为简单粗暴,运用在地图中拾到的各式道具猛揍对手就对了。

玩这类游戏,最紧要的是好好选择对手。我绝不会选择擅长平台跳跃的熊宇老师,也不能选择温柔可爱的池骋老师……作为对手,牛旭老师和李应初老师就很不错!

为了抢夺据点(以及陷害对手),游戏里有不少效果不同的道具,如飞弹、地雷、防护罩等,但最常用也最有效的,莫过于角色自带的踢击。在合作模式中,踢击通常被用来帮助伙伴度过难关,但在对战模式中,踢击就变成了将对手远远扔出赛场的最有效手段。它不仅能在游戏内对角色进行物理打击,还能给坐在你身旁的游戏伙伴造成效果拔群的精神伤害。

某位老师在被我连续5次踢下高台后,反应如图所示,现在我已经不敢在他面前提起《纽扣兄弟》4个字了

陈静:游戏挺好玩,但为什么我只记住了“李老师很菜”?

先说结论:由于时间紧任务重,以及“游戏编辑没有时间玩游戏”的悖论作祟,我只体验了这个游戏的双人合作模式。如果问我这个游戏好不好玩,我的答案是:好玩。

它不是靠创意取胜的游戏,但综合素质相当不错,没有特别明显的短板。总体来说,如果把它扔在20个游戏之中,你可能不会第一眼注意到,但假如你玩上10分钟,你很可能会给它好评。

《纽扣兄弟》的双人合作关卡可以让你联想到很多,比如一些经典像素横版动作游戏——考虑到它们的难度,那有可能不是特别愉快的回忆;再比如那些让你和朋友一起度过欢乐时光的双人合作解谜游戏——像是“森林冰火人”“野餐大冒险”,或是你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的名字。有了这些加成,你会觉得《纽扣兄弟》更加亲切。

虽然玩法差别很大,但《纽扣兄弟》让我回想起了和朋友第一次玩“森林冰火人”的乐趣

《纽扣兄弟》的手感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。作为跳跃为主、解谜为辅的游戏,它在移动、跳跃、下落、变形、碰撞时的物理感受都十分舒服,“脚滑”与惯性设置较为合理,既不会过分“弹”和“飘”,也不会硬邦邦地直上直下。当然,手感这个东西不好形容,各人的标准也不一样,只能说我比较满意。类似的游戏玩多了,甚至会产生一种“国内独立游戏制作人在跳跃手感方面达到了相当高度”的感觉——希望这不是我的错觉。

我与窦老师、牛老师一起尝试了双人合作模式,自认为配合还算不错,即使“死亡3次内过关”“不死亡过关”“死亡5次内过关”的成就都拿不到,至少不会卡关。但令我印象最深的,居然是“李老师很菜”这件事。

某关卡里,我与牛老师尝试10次左右,通过了一个略有难度的小机关,窦老师在一旁幽幽地说:“您知道吗,李老师在这里死了2000多次。”

据说就是这个地方让李老师死了2000多次……真的吗?

我无法验证这个夸张的数字是真是假,但我确实记得,在我呕心沥血地写稿子时,斜对面的窦老师、牛老师和李老师正在4人对战模式里打得不亦乐乎(由于另一边的祝老师、熊老师和左轮老师正在“FIFA”,他们没有抢到更多的手柄)。从窦老师的狂笑、牛老师的叹息和李老师的哀号中,足以判断李老师的游戏体验的确不那么好……

好吧,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作为全触乐最善良的人,改天我也要找李老师对战一下,说不定能让他重拾自信呢。

牛旭:派对万金油,外加技术检测器

“有哪位老师想试一试这周众评的游戏吗?”窦老师小声说道。那是一个上午,我正准备玩一下《纽扣兄弟》。

在此之前,我其实已经多次在文章中提到,并推荐过这款游戏。喜欢它的理由很简单,我家人不常玩游戏,但初次体验后,他们对它赞赏有加。只不过,因为合作模式只支持两个人,所以此前我只是在“现场云体验”,当这次编辑部一起体验的游戏确定后,我决定亲自尝试一下还没见过的单人模式以及对战模式。

于是我对窦老师的呼唤做出了回应,以后的日子里,我会后悔这个决定。

《纽扣兄弟》的多人对战目前只有“占点”和“生存”两种模式。其中占点模式里,玩家需要通过在固定地点停留来给自己加分,生存模式则要在攻击敌人的同时保证自己不坠落到地图外。两种模式里,玩家都可以相互“飞踹”,或使出马力欧那样的起跳踩头动作。地图上随机生成的道具箱里暗藏了几款武器,比如定时炸弹、追踪飞弹或者防护罩等等。被道具迎面打中,或者落到地图外,都会导致角色暂时消失。

对战模式支持4名玩家,键鼠和手柄可以混用,单独键鼠也可以供4个人使用(前提是你们的手不嫌挤)

《纽扣兄弟》易于上手的特色在对战模式中也有凸显。不到5分钟,我和窦老师就已经搞明白飞踹是最简单,也最吃香的动作,并开始愉快地互相踹了起来。窦老师的开局不算顺利,我很快摸清楚2v2的前提下,站在点位里把敌人反复踢出去是个非常吃棒的战术,而窦老师四处尝试着什么,进攻欲并不明显。

不过,亲爱的读者们,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故事。

还没等第一大局结束,窦老师就发挥了自己在“黑暗之魂”系列里积累的强大技术,她先是用假动作晃开我的进攻,把我的纽扣踩瘪,然后稳固地防守在点位,把我狠狠踹进地图边缘的无底洞里。当我对体术稍有防备之后,窦老师开始套用从左轮老师那里学来的“口是心非”技法,一边嘟囔着“这是什么道具”,或是“嗨呀这玩意儿怎么用”,抑或“诶,牛老师你知道这个怎么触发吗”,一边用激光炮、追踪导弹、定时炸弹等特别道具把我炸到无法还手。

多人模式的地图机制也被窦老师完美利用起来,她用弹跳板躲避我的攻击,轻松抵达点位;在触碰后就会破碎的平台上闪转腾挪,让紧随其后的我掉落深渊。几个回合下来,我的倔强早已经被消耗殆尽,窦老师选中的那套橘猫皮肤有双张扬的猫爪,在我眼里,那简直就是这款游戏中的最大“Boss”。

窦老师(正中间)正在占据点位,我(左侧高处)则瑟瑟发抖

左轮老师按捺不住了。其实我们进行游戏的过程中,他已经暗中观察许久。趁着“出门买水”这个合理借口,他走到我们身边,装作毫不在意地说:“我可以来一把吗?”

短短10分钟,左轮老师沉默着退出战局,望着他走向门外的背影,我不禁感受到一股顺势飘去的海风。

如果把《纽扣兄弟》的多人模式当做派对上的调味剂,还是足够欢乐的。虽然道具显示有些不明朗,地图尺寸也没有太宽广,也还是可以供4位好友胡闹很久——只要没有窦老师这样的高手出现。

既然无法击败对手,那就干脆把她变成队友吧。我硬着头皮和窦老师玩了几局合作模式,《纽扣兄弟》在关卡难度上的循序渐进做得挺到位,只是耐不住窦老师仍旧在用语言暴力侧敲旁击。“这个您肯定没问题!”“我觉得您不应该在这个上面死吧?”“嗨呀,这个三重激光加两连跳实在是简单!诶,牛老师你怎么没了……”

这简直是“办公室霸凌”

于是,在体验的最后,我郁闷地打开了单人模式,并且摒弃了同样有单人模式可选(队友会变成AI)的合作模式——我拒绝再看到那些留下悲惨回忆的地图。

好在《纽扣兄弟》的单人模式足够治愈。在复古像素风的音乐包围中,我很快忘记了刚才被同事血虐的伤疤。单人模式的游戏节奏相对轻快,机关设定和合作模式大致相同,只是比起一张地图上仅有几个重要机关,单人模式的地图更长、更大,设计更加复杂。

涉及反复推箱子的环节,地图上会很贴心地留出缺口,以免玩家陷入死局

单人模式地图上,场景互动内容也不少,关卡设计也都很顺畅。在一些不同主题的地图,你还能看到一些很符合特色的互动机关,以及颇具创意的过关方式。在单人模式中,玩家可以通过收集材料碎片解锁不同皮肤,也算是有一些装备驱动的感觉。

进入名画中探险

图书馆关卡中,订书钉可以用来做蹦床

遗憾的是,还没体验多久,窦老师就再次出现在我身后。

“我们陪陈老师体验一下吧?”

池骋:我们把双人模式玩成了“合家欢”

在一个日常写不出稿的工作日下午3点,我和窦老师把心一横,把稿一推:“我们来玩《纽扣兄弟》吧!”

详细的玩法前头几位老师都介绍了,总之,是一款平台动作冒险游戏,双人模式下需要两位玩家的紧密配合。于是,我控制着小红纽扣,窦老师控制着小蓝纽扣——我们这一对纽扣兄弟就开始了下水道里的奇妙旅程。

我的心立刻就被这两个小家伙俘获了!

游戏的玩法并不难理解,但操作——别说了,我一定是不熟悉Windows电脑的键盘!否则我怎么会花上那么长的时间才学会在转轮上挂住纽扣呢?而窦老师又是如何无师自通地领会飞踹的组合键的呢?

在(窦老师的帮助下)势如破竹地闯过10关后,我们的欢声笑语把祝老师和左轮老师都吸引了过来。10关过后,关卡的难度有一定程度的增加,“无伤通关”成就越来越难拿。而每一次——不管是我的小红还是窦老师的小蓝——在激光下残酷死亡,或者落入水中的时候,祝老师和左轮老师都会在背后发出洪亮的笑声。

“起来起来!”祝老师和左轮老师雄赳赳气昂昂地赶走了我和窦老师,一脸当仁不让地在我们的位子上坐下,“让我们给你演示一下!”

结果他们坐在那里挂了百八十回。起初我们还在一旁兴高采烈地模仿小纽扣们死亡的惨叫声“呃哦~”,后来他们实在挂了太多回——但怎么办呢?作为深谙“陪领导打游戏”艺术的小同志,我只能小心翼翼地从旁暗示:“祝老师,您不会一直打到下班吧……”

“嗨,您说的这是哪儿的话!”领导更加高兴了,“左轮老师,我们来试试另一种通关方法吧!”于是他们让一个纽扣站在另一个纽扣的头上,试图用“两人三足”式的同步移动法通过前方的单色射线。“一、二、三!”屏幕上两个小纽扣同步冲向了射线,上面的那颗小纽扣因为跑得太快滚落了下来,在异色射线中“呃哦~”地化成了灰烬。

到了后面,他们就连“5次死亡以内通关”都很难拿到

那天下午,我们4个人围着一台电脑轮流上场——一般都是我和窦老师卡了关,祝老师和左轮老师就迫不及待地让我们起开。在他们虎视眈眈的注视下,我本来就菜的游戏技术变得更菜了——我控制我的小纽扣从一个平台跳往另一个平台时,在众目睽睽之下连续3次径直跳入水中。在同事们雷鸣般的笑声中,我的屈辱感达到了顶峰。

话说回来,这款游戏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,但真是意外地好玩。在游戏的过程中,我问:“这游戏是国产的么?”同事们纷纷猜测:“这应该不是国产的吧!”——结果人家真的是国产。这款游戏的开发团队是地心游戏工作室(创始人还是个福建人!),而游戏本身则脱胎于他们参加著名的Game Jam活动Ludum Dare时的作品——它在1636件参赛作品中获得了综合排名24的好成绩(是当时华人取得的最高名次),在国内更是获得许多独立游戏奖。真是不错啊。

时间所限,我只玩了双人合作模式。听说多人作战模式也很有意思——后来窦老师逐渐成为了这款游戏的大魔王,而李老师在多人模式下成为了单位里公认的菜鸡。

李老李老,下周我们公开来一场菜鸡对决如何?

李应初:……

李应初老师以“硬盘坏了”为由拒绝为《纽扣兄弟》写评论——编者注。

有图为证

(游戏评测码由开发商地心游戏工作室提供。) 

2

编辑 甄能达

gaoyang@tzcxd.com

业外

查看更多甄能达的文章
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

绑定手机号

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。

按热门按时间

共有0条评论

关闭窗口
极速飞艇平台 PK10牛牛 上海11选5 欢乐城彩票平台 吉林快3 重庆龙虎微信群 平安彩票网站 荣鼎娱乐 优优彩票官网 三分PK拾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