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

触乐夜话:当风暴消失

每局精彩的桌游,背后都是一群有趣的人。

编辑牛旭2019年09月10日 19时09分

触乐夜话,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鲜事。

小罗老师提醒您,近期电话诈骗案增多,一定提高警惕

1

让我先讲一个故事吧。

大船的最后一角消失在海水里,海平线变得光秃秃,现在没有东西遮挡远处正初升的太阳。

那光线逐渐变得刺眼起来,小孩揉了揉眼睛,蹲下来思考着。震惊和慌乱都已经随着黑夜一起消失,他现在要想办法活着回到陆地上。

几个小时前,新一轮巨浪席卷来,还没装满人的救生艇正好横在它面前。那些泡在水里的乘客曾经抓着它的边缘想要躲避,结果他们和艇上的大多数成员都被冲散。混在海水中的血液最终引来了鲨鱼群,那些还泡在水里的乘客变成了鲨鱼的晚餐。没被冲散的人们在救生艇上拼命划着,试图远离尖叫声和血腥味的范围,到了凌晨,他们终于再也看不到海面上滑动的鳍,也听不到其他人的呼救。

昨天小罗这幅图仍然应景……

现在,那些画面还时不时地会闪现在小孩眼前。

这极大阻碍了小孩的行动,他本来想趁着其他人都疲惫昏睡时,从他们口袋里搜刮一些淡水、一些食物,或者……几枚硬币?而现在,那些尖叫和哭嚎的回音让他头脑混乱,一个没注意,小孩踩到了一条蜷缩着的小腿,而他的手正好在翻弄这人的口袋。

“哦,我亲爱的上帝。”被惊醒的人是哈特医生,他留着白色的胡子,已经谢顶的白色头发被海水打湿,贴在他眼皮上,这让他没能第一时间睁开眼睛。小孩想要抽手,却被哈特医生狠狠拽住。

“别想跑!你个肮脏的窃贼!”哈特喊道,小孩没有办法,只能一巴掌拍在医生的脸上,疼痛让他放开了手,但嘴里仍旧继续着咒骂。

其他人这时陆续醒来,史蒂夫先生扶着罗伦小姐,法国水手则帮船长整理着外套。依靠在角落里的黄夫人是唯一回应哈特医生的人。“没事吧医生?你的眼睛进了海水吗?”

“他是个无耻的小偷,刚刚在掏我的钱包!”哈特医生并没理会,他好容易把头发分开,揉了揉眼睛,像鹰一样环顾后,指着远处的小孩继续大喊:“他想偷走我的积蓄!船长,还有大副,你们要逮捕他,把他扔进海里!”

“没人会把任何人扔进海里的,尊贵的医生,而且人命关天了,你还在乎什么钱包?”船长也是个须发皆白的老人,他示意法国水手不要再继续,然后转过身来,朝着所有人慢慢说。“大副已经落水死了,还有其他那些船上的乘客,如果你们不想跟随他的脚步,就不要疑神疑鬼,一起努力朝岸边划船。”

“可是该往哪里走呢?”发问的是史蒂夫先生。船长并没回应,他从兜里掏出来指南针。

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可以现在开始猜这些角色由编辑部里哪几位老师扮演的

2

在船长的分配下,救生艇很快恢复了秩序。罗伦小姐撑着阳伞坐在船头,打捞那些漂浮在海面上的行李,并把有用的物品分发下去,史蒂夫先生在一旁撑起船桨,把漂浮过来的尸体和碎块赶走,和他一起划船的还有船长和那位沉默寡言的法国水手,人们很快开始叫他“法国佬”。

黄夫人懂得针线活,她把那些破碎的衣服收集起来,打算把结实的布料缝成帆,细碎的布料缝成被子,哈特医生则成为了黄夫人的副手,不缝帆的时候,他就晾晒自己医疗包里被水淋湿的用具。

小孩被分配在了船尾。“看好这个舵,务必让它保持直行。”船长的命令很简单,这本应是最轻松的工作,但哈特医生每个来回都会恶狠狠地看一看小孩。小孩知道这位固执的老人在担心什么,在他长大的地方,用类似态度对待他的人一点都不少。

“继续生气吧,老头!”小孩笑着说,“你又能怎么样呢?”谁都没法证实小孩的确尝试偷东西,而且他目前很讨人喜欢。

小孩是机敏的,每个夜晚,当罗伦小姐尝试分配有限的食物和淡水时,他都会说一些耐听的话。“黄夫人,在你的家乡,你一定是最美丽的大美人,他们是不是叫你出来拿选美冠军的呢?”“史蒂夫先生,您的西装可真笔挺,真精神,它简直像参议员先生穿的,不,像是石油大亨穿的!嗨,如果您拿上一支雪茄,那么您简直就像是石油大亨本人了!”

小孩的话能引起人们的欢笑,但除了哈特医生,他郁郁寡欢,总是拿到食物后就背过身去慢慢吃,他坚持小孩是自己认定的窃贼,并且决定无视那些欢笑的声音。

第三天时,小孩突然弃掉舵,跳进飘满尸体和物资的海水里,抱上来一个防护严实的箱子。那是史蒂芬先生遗失的箱子,里面放着他父亲的遗物——老篮球运动员留下来的奖杯和证书。史蒂芬先生哭了,他说到了陆地上要给小孩很多很多钱,还要送他去最好的大学念书。

“他是个好孩子呢,昨天他给了我半瓶酒,有了它们,我睡了难得的好觉。”船长说。“他就这么直接给你了?”哈特医生问道。

小孩从不白给好处,他会要多余的粮食,理由很简单,小孩睡觉的角落里有个大柜子,装在那里的东西不会被雨水淋湿受潮,也不会被风浪卷进海里。小孩还喜欢要钱,大家开着玩笑,顺嘴就给出去了。

第五天的白天特别漫长,没有乌云遮掩,太阳光又毒辣,除了打着阳伞的罗伦小姐,几乎每个在外面划船的人都被晒伤了。第六、第七天仍旧骄阳似火,海面上也早就没有漂浮的行李箱。失去物资和淡水,人们开始变得虚弱起来,一开始,小孩不断从小柜子里拿出积攒下来的食物和水,一点点喂给摊在船位上的人们。

“不要管我,我不需要窃贼的帮助。”哈特医生的嘴唇干裂出血,但他仍旧推开了小孩手中的面包。“老头子。”小孩坏笑着压低声音,“那你等着死吧。”

被太阳折磨的日子又过了几天,人们筋疲力尽,放弃了划船,只是披着破布遮挡日晒,然后靠着黄夫人缝出来的小帆缓缓前行。小孩仍旧在船尾掌舵,小巧的身材让他能躲进阴影里不受日晒威胁。

3

停止划船的第一天,罗伦小姐在夜里跳海了,或者,是被人扔进海里淹死了,此前她明明是最乐观的那一个。

“罗伦小姐的脖子上有一串珍珠来着。”哈特医生嘟囔道。

“又怎么样?”法国佬难得说话,“她难道没有把这串珍珠托付给谁?就这样跳下去了?”哈特医生的分析很快被史蒂芬先生打断:“她也许觉得我们都没救了,还不如戴着宝贝去死。”

“不要这么沮丧。”船长叼着没有烟丝的烟斗,朝小孩望去。“来,再给我们说一说之前的那个俄罗斯笑话。”小孩早就不再分享自己的食物和淡水了,他现在通过讲笑话来鼓舞士气。

“不,我不要再听你说什么笑话了!”哈特先生颤颤巍巍站起来朝船尾走去,“把你之前藏的粮食和水都拿出来,我们都快饿死在外面了,你居然还在这里讲笑话。”

“何必这样啊,医生,我们为什么要抢一个小孩的食物。再说了,他不是也没东西吃了吗?”史蒂芬医生也踉跄着站起来,想要阻止医生的脚步。

眼看着医生越走越近,小孩从船舵边跳起来,挡在自己的柜门前大声呼救。“救命啊!黄姐姐救救我,医生疯了,他要推我到海里,快救救我!”他又把视线转到法国佬哪里,“于勒叔叔!快救救我!医生想伤害我,想想你的侄子,他跟我一个岁数呢!”

“哈特,想想你在干什么,抢一个小孩子吗?”船长站了起来。

“别跟我说什么小孩的,这个小子一定是夜里暗中改变了小船的方向,让我们在海上一边被暴晒,一边转圈圈!他就是个小财迷,从第一天我就知道他在干什么,他想要钱,如果我们都死了,他就可以瓜分我们的钱了!”哈特医生怒吼着,他仍旧虚弱,说完这么多话以后,他似乎临近摔倒。“而且他谋杀了罗伦小姐。”哈特指着小孩说。

“你血口喷人!我怎么可能谋杀她,是她……”柜门打开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,小孩回头,看着半躺在地上的黄夫人,还有她从柜子里抽出来的珍珠项链。“小孩……这个是什么东西!”黄夫人问道。

“还愣着什么,抓住他啊!”哈特话还没说完,史蒂夫和法国佬就站了起来。“也许是罗伦小姐自愿给这个孩子的呢?”史蒂夫犹豫着。“我可不太敢苟同……”法国佬说着就朝船尾走去。

“都别动!”小孩从裤腰里掏出一只手枪。“这不是我的枪吗?”船长惊呼道,捆帆时,他贡献了自己的皮带,那只手枪无处安放,就被他藏在了旧衣服堆里面。“他的嘴脸露出来了吧?你们都看到了吧!我早就说过他是个无耻的窃贼!”哈特医生说。“可是他拿着枪啊,我们可斗不过子弹。”史蒂芬先生也开始认真琢磨如何打败小孩了。

“对不起,小朋友。”黄夫人突然站起来,把小孩狠狠扑在地上,血液喷洒的声音从她身下传来,那是她藏着的猎刀,还不及其他人反应,她又从小孩手里夺走了手枪。

“都给我闪开,离柜子远一点!”

4

救生艇仍旧朝着既定目标漂流,只是这一次,舵手变成了黄夫人,她仍旧拒绝分享柜子里的食物和水,并宣称柜子里其实没有什么食物了。黄夫人很紧张,不管是对躺在地板上流血的小孩,还是对其他陷入恐慌的大人。每当有人动作稍微大一些,脚步踩得重一些,她就会抬起手枪,朝船头瞄准,这样一两次以后,没人再尝试反抗。

小孩的尸体发出了腐烂味,他被刺伤后很快就死了,只是碍于黄夫人就在身边,并没有人敢去给他收尸。臭味散发的第2天,大雾散去,船长自告奋勇,在争取黄夫人同意后,把小孩的尸体抱起来,送到船边准备丢弃。

小孩,德国人,2019年9月8日出生于奥地利布劳瑙镇,当晚被杀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快把这块臭肉丢掉。”史蒂夫先生抱怨道,“然后试试医生的脉搏,如果他也死了,就都扔下去吧!”

“不要废话,你个该死的销售员!”黄夫人挥舞着手枪,“他还喘气呢!”也许是昏迷中听到了别人的召唤,哈特医生的眼皮抖了抖。

“诶?你怎么还愣着啊!”史蒂夫先生对着船长的背影说,虚弱的船长正在抽泣着。黄夫人站起来,也愣在了同一个方向。

不远处,是刚刚步入清晨的海滩,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躺椅和毛巾都清晰可见。木板路上,是五颜六色的小门脸,而远处,一座繁华的城市正在逐步点亮灯光。

小孩的尸体噗通落水。

最后的结局

5

昨天池老师说过,上个周末我们进行了一次相对成功的桌游局。而在我们尝试的几款游戏中,《骇浪求生》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,具体有多深呢……看看我上面根据游戏经历写的故事就知道了。

一连两天,编辑部里时不时还会有人提到这场桌游。其中有不断打听结局的——扮演史蒂夫先生,却在结局前奔赴饭局的池骋老师;推翻“小孩暴政”且十分开心的哈特医生窦宇萌老师;李应初老师扮演的罗伦小姐英年早逝,陈静老师扮演的“黄夫人”则“深藏功与名”。我们曾经的同事忘川老师扮演了中立老船长,他的朋友犇犇老师(我们就这样默认了这个称呼)则扮演了法国水手。

这些稀奇古怪的人和他们的人设在游戏结束后仍然被我们提及,也许它们已经是记忆中不会轻易遗忘的那一部分了。

说真的,在此之前我没想到过大家居然如此投入,以至于游戏过程令人如此难忘。只可惜因为篇幅有限,我没能把完整的过程记录下来。其实现场还有很多有趣的事和值得回味的对话。如果有机会,我还想把它写得更精彩,加入更多有趣的桥段。

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组桌游局,也是目前最成功的的一次。在此之前我曾经想过无数次失败结局,比如大家突然放鸽子,或者万一有人脾气不对付吵起来。这并非全是胡思乱想,我是一个喜欢“攒局”的人,此前各种醉酒打架、“甩脸”就走、抱怨3个小时路程太远的经历还都历历在目,所以每当再次“攒局”时,我都会对互动内容、路程时间什么的特别在意,而这一次局组织得匆匆忙忙,本来,我以为会是个尴尬收场。不过很幸运,我可爱的同事们用实际行动让我知道,多精彩的铺设也不如一群愿意和你探索乐趣的人来得重要。

能认识你们,三生有幸。

0

编辑 牛旭

冥王星不是一颗行星。

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
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

绑定手机号

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。

按热门按时间

共有1条评论

关闭窗口
极速飞艇平台 新疆喜乐彩 澳洲幸运8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 三分PK拾平台 99彩票导航网 盛通彩票 极速飞艇平台 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